中国各地彩礼研究,村姑勿入

访问:55624 时间:2018-02-24 09:09:00

我和男友恋爱两年了,现在到结婚的地步,却因为彩礼难住了。

我是江西的,他是河南南阳的,本身双方家里都不太乐意找外地的,但是我们都坚持,我爸妈也软下来了,只要二十万彩礼就行了,我觉得父母要的是有点高,但是我们这边普遍都是十几万彩礼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东西,结个婚都是二三十万的,他平时对我也挺好的,可是到彩礼这里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家就说拿6.8万,不分不多出,按他南阳的习俗来,我觉得很委屈,他家可以拿出钱来的,就是不愿意。我好难受,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他一点都不重视我吧?


很久以前我就讲过,我国幅员辽阔、经济发展极不均衡,人民的意识撕裂的非常严重。

看了一圈回答,大都是讲自己的身边人身边事,然后用自己当地的风俗论述其他地区的彩礼问题。

比如甲认为彩礼就是卖女儿;

乙怼甲,说辛辛苦苦把女儿养这么大,嫁到你家伺候公婆给你生孩子做家务当保姆,收点钱怎么了?

丙怒怼乙,说我们北京四九城压根就没有彩礼,你们居然好意思收彩礼,多丢人啊……

嗯,他们都对。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国家全面通网的时间还不长,高铁飞机便捷也就这十多年的事儿,持有各种观念的人忽然一下子在网络汇集、忽然出现了一大堆跨越籍贯的婚恋关系。

别说“国际视野”,绝大多数人连“全国视野”都没有,虽然知乎用户80%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70%都受过高等教育,但大多数人的意识形态依然停留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以老家的思想来判定全国的合理性。

作为两性关系社会学研究者,我当面咨询过上千名来自全国各地、各个阶层、不同教育程度的用户,比起大多数人“我闺蜜”“我同学”那点经验,我也算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

所以今天就彩礼这个事儿,我想告诉大家一些“全国视野”的经验。

纵观全国,彩礼大约有以下三种形式的存在:


01.无彩礼

以北京四九城为例:一般是男方家长给女孩10001,表示“万中取一”,女方家长给男孩9999,意为“天长地久”。


刚刚够市平工资的数字,走个形式而已。

北京郊区在解放前属河北,文化上和四九城是有一定出入的,因此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彩礼的,但由于四九城在文化上对郊区有辐射效应,四九城认为收彩礼没面子,导致郊区渐渐也开始觉得彩礼没面子,因此现在北京许多郊区也在按照四九城的规矩来办。


然后男出独立住房,女出车(条件好的女也会出房),不和双方父母共同居住,也不与父母经济混淆,而是成立一个新的家庭(即我在痴情叔:向富有的男朋友提出十万元彩礼,过分吗?说过的小家庭伦理观)

结婚双方大都为独生子女,拥有对自己父母的完整继承权,按照现在的经济格局他们大都可以继承一份相当大的财产,不啃老就不错了,基本不存在什么养老问题。

由于小家庭独立生活,不存在女方伺候公婆的问题,相反公婆、丈母娘丈人爸在许多年轻夫妻眼中倒是具有免费帮他们带孩子的义务。


家务方面,大城市的男人得承担相当一部分(有数据表明,上海男人承担了47%的家务居中国之首,北京男人名列第二承担了38%的家务,韩国男人是3%)。

女性发展事业不会被认为奇怪,类似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玮,或者毒鸡汤大V咪蒙,媒体在报道她们时早已不再使用“女强人”这种词儿,你已经很难在北京的创业媒体上找到“女强人”这个词儿了。


同理,男性赚的少或作为全职爸爸,至少在年轻人眼中已不再奇怪。

这在直男癌地区出身的人眼中,尤其女性(男性有软饭硬吃倾向)眼中,男人花女人钱是不可思议的。

基本可以说,北京上海是地球上除了北欧外两性平权做的最到位的地区。


02.变相啃老

以部分二线城市及制造业富裕地区,以及西南地区为主。

我父母均为西安某高校的教授,因此咱们先以西安市为例。

我的同学门当户对型婚姻大都是男5W彩礼,女回8-10W嫁妆,这些嫁妆归小两口共同所有,在此之外男出房女出车(条件好的女方也会出房,条件比较差的一般车就免了)。

但女方父母不会通过婚姻赚男方的钱,这样做的家长,至少在我父母的圈子内,会背负卖女儿的恶名,非常丢人。

其他方面跟京沪差不多,大都为独生子女,建立小家庭等等,但男性在家务的承担量方面不及京沪(有统计数据,我忘了具体什么资料),不过并不是完全不做,大概也在30%左右。


请勿用奇葩个例来怼统计数据。


不过,西安郊区并非如此,即使仅仅距离西安市30公里的郊区是可能存在女方不回馈或少回馈现象的,百公里外的陕北部分地区彩礼很重。


以上两种的基本方针都是在“帮助女儿”,有时变相啃老式的彩礼也会引起争议(一些无彩礼地区的人无法理解变相啃老式彩礼和卖女儿式彩礼的区别,提到彩礼就狂喷因而引发争议),但只要目的是“帮助女儿”,形式其实并不重要,解释清楚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真正容易引起争议,和上面两种脱节严重的是下面这种:


03.卖女儿

以直男癌地区(不仅仅是农村,还包括许多小城市)为主,他们的彩礼非常高(通常在10W20W以上),且女方基本没有回礼或仅有少量的形式上的回礼(因为还要给儿子娶媳妇)。

简单地说,女方家族在这个婚姻中,是可以从男方家族牟利的。

而前面两种,是男方家出钱、女方家也出钱,共同打造一个新的小家庭。

如果一家有一个弟弟三个姐姐,那么弟弟会过得十分滋润,如果生了三四个男孩,那就单着吧。

一般来说,奉行这种风俗地区的女性地位普遍低下,部分基层地区,上至县委书记下至人民群众,各种教师医生公检法,普遍观念落后的十分清奇,部分地区女性至今不能上桌吃饭,甚至会发生陕北绥德孕妇跳楼事件。

这种地区无论男女,基本都不会把女人当人看,都存在物化女性的固有思想(持这类三观的男性也同样喜欢反对彩礼,但他们反对的原因是为了省钱,到压迫妇女时他们可是绝不手软的,不像我们是在结构性的反对)。

再看看持这类三观的女性:


她们骨子里就觉得出了个女儿,女儿是物件,可以且应该卖钱的。

我看了其他回答及一些高票的评论区,许多赞同“卖女儿式彩礼”的女性,怼回来的论据多为“做家务”“当保姆”“生孩子”“伺候公婆”,充分体现了她们对自身物化程度的严重已经到了不能自知的地步,同时也体现了她们对大城市小家庭伦理观的一无所知。


不过话说回来,传统直男癌其实也是一套完善的权利与义务体系,是传统体系,只是后来大城市换了一套更适合现代文明的体系而已。


当然,目前我国的法律认可的是大城市现代小家庭体系。


两套体系简单说来如下:

现代体系:视女性为人,父母稍有条件的都会“帮助女儿”,因此实行无彩礼或变相啃老式彩礼,女性在婚姻中地位较高,有独立人格,拥有对原生家庭一定程度上的继承权(如独生则完整),但很难通过婚姻取得经济利益。

传统体系:视女性为物,她的原生家庭会“卖女儿”,在夫家得履行各种农村媳妇的义务(比如当保姆、生孩子、伺候公婆等),没啥自主权(参见绥德孕妇跳楼事件),基本没有继承权,但她们可以通过婚姻获得一笔不菲的经济利益(比如巨额彩礼、房产加名)。


糟糕的是,这个经济收益,尤其是那笔巨额彩礼,基本不会落在她们自己手中。

她们热衷于伤害真正属于自己的小家庭利益,来补贴那个什么也没有给过她们,只知索取不知回馈的原生家庭。

像樊胜美这样敢于抗争的姑娘其实很少,大多数扶弟魔是心甘情愿的,尽管对村姑本人没有任何好处,也伤害了她自己的老公孩子小家庭的利益,但她们的思想,根深蒂固,不是你在知乎上写点文章就清洗的了的。


她们就是觉得没卖钱给爸妈和弟弟,亏了。

持有传统体系的大多数人不上知乎,他们从事着各种“非首都核心功能”的产业,你们基本只有在收发快递、美甲理发时才会和他们产生交集。


他们其实才是中国人的主流,知乎豆瓣,都是局部现象。

真正的中国人,上的是快手。


除了微信,哪个软件敢跟快手比日活?

他们中的小部分受到了高等教育,一些人终于领悟了先进文化的发展要求,从此洗心革面入乡随俗,喔不进城随俗。

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虽然上的是985名校、在光鲜的写字楼工作,却并不妨碍他们的灵魂继续萦绕在田间小道、老家县城。

如果把我国的老百姓划为两个群体,那么这条金线并非资产,而是教育。


北京有三套房的清华毕业生会和山沟里考出来的北大毕业生混在一个圈,他们也许是同事,也可能会有相同的兴趣爱好、类似的审美、看同样的电影。

但他基本不会和同样有三套房的小学文化的天通苑拆二代玩在一起。

同样,有可能嫁给北航毕业三套房北京土著程序员的,不大可能是初中都差点念不下去的胡同大飒蜜,但有可能是来自河南农村带个弟弟长得很漂亮的传媒大学女硕士。

当受过高等教育的漂亮扶弟魔要嫁给土著程序员的时候,好戏就来了……


04.常见冲突

刚才说过了,卖女儿的传统体系也是一套完善的权利义务体系,尽管落后,但在直男癌地区一直也在有条不紊的运营着,与大城市这套现代体系井水不犯河水。

但信息时代井水不犯河水是不可能的,两个体系的人一旦相遇,问题就来了……

在大城市你不可能让女性履行农村媳妇那套物化女性的义务,但她们依然会让你履行农村丈夫那套巨额经济支出的义务。

比如这个,我简述一下新闻:

一位西安市区的老太太在西安拥有三套房产及一套别墅,苏州拥有一套房产,儿媳妇是宝鸡下属县城的,老太太甚至给儿媳妇的爸妈买房出了一半钱。

老太太早就尽到了农村婆家巨额经济支出的义务,而且她并没有要求媳妇履行农村媳妇伺候公婆当保姆的义务——她不和儿子媳妇同住,更没有逼她顺产。

但是,现在媳妇提出了城里媳妇特有的权利——双胞胎其中一个跟她姓。

这在城里完全没有毛病,别说相对开放的北京上海,即便是西安,生二胎跟老婆姓现在也是相当的普遍,我有高中同学就这么干的,也没见他们的爸妈有什么意见。

“挺好的”,他们的爸妈说。

但是这个“挺好的”,是建立在人家女方父母(也是我高中同学)有两个商铺送给小两口出租的经济基础上的。

你在农村跟那些付了20W彩礼的男人提一下冠姓权试试看?

而新闻中的这位媳妇,即享受了农村媳妇的权利(你见过婆婆给丈母娘买房的吗),又要享受城里媳妇的权利。

婆婆不愿意了,许多知乎小清新,包括这位婆婆的儿子,也都是大城市的孩子喔,估计是啃父母啃习惯了,从来没思考过GDP究竟是怎样产生的,直击婆婆思想落后,孩子凭什么不能跟母亲姓。


我们可以很从容的看出,作为大城市土著,即使你按照他们那套来付出巨额经济支出,然后指望她履行乡下媳妇那套义务,在大城市的舆论和文化上都是不可能的。

田园女权鸡汤的受众,大都是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进城务工人员,她们在一线城市呆久了,发现这里的女性有一些自己屯里没有的权利,她们很向往。


但同时,她们看不见、不愿意、没能力履行大城市女性的义务。

另外我早说过,其实传统体系的最大受害者是村姑本人,在这套体系尽管权利与义务平衡,但那是男方家族与女方家族的权利义务平衡,女方本人的利益却被忽略。


以及,村姑思维是村姑依靠婚姻进行阶层跃迁的最大绊脚石,村姑由于打小生活在生产资料匮乏的地区,长期的零和博弈养成了她们眼界狭隘、小气事逼、贪图小利、一堆亲戚等恶习,面对一桩分明可以跨越阶层的婚姻,她们往往想到的不是如何去搞定男方及其父母,而是算计彩礼以及离婚后怎样分人家财产


大城市现在多为小家庭伦理观,其财产的计量单位是夫妻+未成年子女的小家庭,与父母家庭无关。我国法律承认的就是这种伦理观,做过房产交易的应该都懂,银行面签看的是夫妻,你老婆的征信会影响贷款,但你妈的征信不会影响。

简单地说,大城市人在这方面分得很清,亲戚走动归走动(甚至也越来越疏远),但经济方面一码归一码。

但传统体系的家族伦理观不会,他们总是喜欢搅在一起,会觉得亲戚之间就应该互相帮衬,婆婆有钱就该给丈母娘养老,婆婆有套多余的房子就应该让丈母娘白住,否则就是为富不仁。


村姑的问题在于:

1、无法理解小家庭伦理观,无法分清老公财产和婆婆财产的区别,会莫名其妙的有一些她认为天经地义,且对她本人毫无益处的经济要求(比如资助她弟弟的儿子);

2、亲疏观扭曲,认为弟弟是自家独苗,而老公及亲生孩子是老公家的人(夫权阉割父权残余的变态思想),10年前天涯有个案例:一个嫁到城里的县城妻子把亲生女儿的留学费用塞给了弟弟的儿子,因为在她的亲疏观里,弟弟的儿子是“自家独苗”,而亲生女儿是外人。


但你们不要忘了,你现在生活在大城市,最终决定你利益的,是按大城市的伦理观来的,大城市的所有法律、道德、文化、舆论都与之相配套。


因此,只有你小家庭的利益,才是你真正的利益


由于村姑奇葩的三观,导致大城市男性近几年是越来越排外,本来谈了几年感情基础蛮不错的,既可以通过婚姻改变命运,还有爱情,多好的事儿。

但她们非要高额彩礼,非要给北京几百万的房子加名——结婚时在经济上占男人便宜在她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尽管在我们看来这很丢人的),结婚时女方在经济中的帮衬在她们看来是倒贴,贱极了嫁不出去的女人才会这么做(尽管在我们看来这是理所当然)。


我经常在知乎教育有产男性“防坑”,一些村姑特爱喷我,点开她们的头像,关注的净是些“房子怎样给自己加名”“怎样让男人给自己买买买”之类的话题。


我可从没教他们去占女人的便宜。

我只是教他们,不要吃大亏,我的教育方向非常符合国家目前的司法方向。

于是村姑骂完国家,再喷我算计。

这说明在村姑看来,占男人便宜就是天经地义的,你让她占不成了,就是算计她。

结了婚男人的财产都是女人的(所以她们怒怼婚姻法新司法解释)+婆婆和丈夫经济分不清(怒怼妈宝男,实际上妈宝男本人根本没钱,财产都是妈的),使她得出了一个结论:老公全家的资产都是她的,婆婆要是想把房子卖了周游世界,那怎么行?

这种想法在大城市现代体系的人看来,简直就是奇葩。

甚至有村姑说,你就这么教育你女儿去吧,你有本事就不收彩礼还倒贴,等着她以后吃亏吧。

仰天大笑三声。

入乡随俗,你既然要来大城市,好歹弄清楚我们的风俗再喷,好伐?

之前有过统计数据,裸贷一案,80%的女生都是大专技校,一本的女生仅有一位。

籍贯如下:


在161位女性借款人中,146位的籍贯信息被泄露。其中四川最多,有14人;广东和江苏次之,分别为11人和10人;第三梯队是河南和黑龙江,均为9人。北上广地区分布较少,北京有1人,上海、广州有3人。

从具体所属的市县来看,绝大多数借款人籍贯为三四线城市,且居住地在农村的较多,籍贯地为北上广一线城市的人数仅为7人,不超过总数的5%。

我们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教育程度越低、出身越差的女性,物化自己的倾向就越严重,消费主义倾向就越严重,自尊自爱的需求就越低。


村姑的爸爸基本不会给村姑太多钱(不然为嘛非得裸贷才能买化妆品呢),村姑的弟弟更是只知道索取,而真正给村姑付出的、村姑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她的老公,却沦为供养前面几位吸血鬼的奴隶。

村姑以爱为名,坑害老公,给一群视自己为“泼出去的水”的人打工。

你们应该能发现,我喷的是村姑的奇葩思想,内心深处,有的是对她们深深的同情。

当绥德孕妇跳楼的时候,我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你现在还会觉得,你比我女儿更幸福吗?

聪明的村姑,早就接受了叔叔思想的伟大灌溉,拓宽了格局,开拓了眼界,嫁了个不错的大城市男人。

愚蠢的村姑还在冥顽不灵的怼我,一把年纪工作被95后抢光了,隔断间忽然不能租了,只好圆润的离开了。



如果你非问我,村姑在大城市的出路。

有以下四个:


1、更新三观,彻底转化为小家庭伦理观,要么就请回老家;

2、认清自己,不要拿着北京市平工资,却和老家县城小镇比收入和消费,然后得出自己很优秀的结论;

3、认清你原生家庭的真面目,只尽基本的义务,其他切割;

4、扩展格局,嫁到大城市这种婚姻,不管你是就图这个还是为了爱情,都是具有阶层跃迁的性质的,你应该想的怎样促成这桩婚姻,而不是八字没一撇就先算计离婚后怎么分人家爸妈的财产。

不必担心养老问题,你不是有个独苗弟弟嘛,他难道不应该做顶梁柱吗?


嫁凤凰男问题就更大了,尽管这批人最反对彩礼。

他们可能比城里的一些除了房产证啥都没有的顽主更会照顾女人,初始的大男子主义,总是让人觉得很温暖。

我只需要贴这一张图,你就明白他们脑袋里是怎么想的了:


之前有村姑赞同彩礼的时候,讲过这个论据。

“ 我们隔壁村的王妮,为了爱情嫁人没要彩礼,还带了些钱过去,结果被婆家瞧不起,认为是倒贴的贱货”。

没错,物化女性乃是这帮奇葩之根本。

你爸妈的“帮助女儿”,以及你们一直以来信仰的“爱情”,在他们看来,就是犯贱、倒贴、求草、比越南新娘还贱。

你家只有你一个女儿,在他们看来就是断子绝孙,他们娶了你,等你爸妈死了,就可以“发绝户财”。


有人说,观念没有对错,传统有传统的玩法,现代也有现代的好处。

不,观念怎么能没有对错呢。

那么,正确的观念是什么样的呢?

“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

情感导师,使用三观计算器测试一下



没有泡不到的妞,只有不会泡妞的男人!

关注cashushu,教你识透女人心,逆袭高富帅!
更多干货微信添加公众号“叔叔恋爱学”cashushu
添加微信uncle630获取价值198元《叔叔教你护妹子》电子书
报名课程添加婶婶微信1277817748

cashushu

关注"叔叔恋爱学"微信号

每天一篇恋爱干货

cashushu

关注"叔叔恋爱学"微信号

每天一篇恋爱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