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成为事业、爱情、把妹三系全修的人生赢家

访问:0 时间:2016-06-01 11:27:33

此刻,晚上8点。

   远在厦门的爱妻婶婶开着我们的新车回家奶孩子;叔叔西安公司的合伙人正在努力的陪客户吃饭;而我则在北京家门口的咖啡厅,和一位做实业的校友悠闲的吹着互联网+……

   忽然手机响了,原来是正在广州出差的投行女又要视频,我歉意的望着校友挂掉手机。如果投行女不是这么黏人,我应该会叫她“三婶”的头衔……

   这是我这种身高165,娘炮脸的生物专业宅男上学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以为我的一生会和我的大学同学一样,在一个科研院所与自己培养的细胞作伴,然后在实验室里随便找个和自己一样挫的师妹默默无闻的走完一生。

我于80年代生于西安市,父母原本的身份都是造就了几十辈的贫下中农,父亲还当过三年木匠母亲养过两年猪。文革过后恢复高考,两人在78年考上了大学,从此改变了命运,逆袭成了一所三流大学的教授,听起来高大上但待遇着实一般。

   因为父母这样的励志故事,我从小就被灌输“知识改变命运”。

   或许有点天赋,小学四年级时,我把《机器猫》漫画书出租给同学,每本每周租金是一块钱,当时《机器猫》的定价是3块6,租给四个人就可以再买一本,三个月后,我已经买齐了《机器猫》和《宠物小精灵》,书越多越好赚,名气大了其他班的人也来租了。又过了几个月,我攒了二百多块钱买了一部玩《口袋妖怪》的GB游戏机。



   知识分子特有的清高加上错过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使得父母相当看不起生意人,再加上我买的是个游戏机,父亲非常生气的砸烂了GB,毁了部分漫画书。

从此我成了一名标准的学霸,基本上不和小伙伴们接触,为了能让我有点“业余生活”,他们买来了钢琴并强逼我去练,我练到了专业七级(其实现在看来练琴是件好事,尽管当时非常抵触)。

   小时候唯一的乐趣,就是翻阅计算机专业的母亲订的《大众软件》杂志,通过这个杂志,我知道了C++知道了单片机知道了《帝国时代》还知道了一款坑爹的游戏《血狮》。

   那是国人第一次为信息技术狂欢的年代,到处都是卖光盘的盗版软件店,过了几年互联网普及后是第二次,最近是第三次。

也不知是因为基因还是小时候营养不良,我的身高一直比同龄人矮,高一时我依然不到150。我们家祖传的娃娃脸,比如我父亲年近60,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多点,这对于大叔来说或许是好事,但对于年轻男人来说娃娃脸是绝对的悲剧。

   由于身高及娃娃脸,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的多,你们可以想象,在你们班的第一排是否都有一个体质孱弱,戴着眼镜,只知学习看起来比同学们小好几岁的小个子。

   对,我中学时就一直是那种形象,只有好看的人才有青春,而我们就只有学习。

   在PUA这个充满了健身教练、帅逼的行业里,其他PUA这会儿都像流川枫一样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赢得女生的欢呼,而我就只能静静的看他们装逼。

但,我特么的也是个男人啊,我也会喜欢各种女生啊,但是没办法,我就只能学习。在那个还没有“德艺双馨X老师”的年代,每晚睡前,你们的德艺双馨刘叔叔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班里的各种女同学,当然是脑手同步。班里每个稍有姿色的女同学我都想了个遍,毕竟我也就只认识这点人。

   说实在的,这种形象到现在为止一直会对我造成负面困扰,下图我拍摄于一个月前,你基本看不出来这和10年前的脸有什么区别。你不可能想到,这是一个80后的已婚有孩人士,你也很难把它和公开课里的那个声音整合到一起。

   不老容颜对我最大的影响是在工作和把妹上,不过我现在早已对这种地狱难度的游戏习以为常。外形不足就用内容来弥补,只要有机会让我开口说话,我就能保证一击必杀。我用一张娃娃脸下的成熟睿智,来面对投资人和业务伙伴,面对各种高逼格行业的姑娘,面对平均年龄84年,比我大的叔叔大法面授学员。


高三,我的身高定格在了165,学霸生活使得我可以上除清华北大外中国的任何一所大学。多年的压抑使得我想远离父母,我拒绝了西安交大,在地图上量出了距离西安最远的985高校厦门大学。填报志愿后,我向暗恋多年的女神表白了。

   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由于跪舔及作死,我把这段经历发在百度“追女生”贴吧里(具体见下图),被大家称为“痴情男”,正因为此事我注册了百度ID“感天动地痴情男”,从此就一直用着。2012年,我用此ID在李毅吧发帖《叔叔教你护妹子》,痴情叔这个称呼就是从这里来的。


   当时选报厦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身高,果然军训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有三五个男生是比我矮的。

   压抑了多年突然远离父母的结果就是总爆发,我染了当时很潮的黄毛造型,买了电脑,没日没夜的和各种渠道认识的姑娘聊QQ,发短信。每个月光短信就上千条。

与高中完全相反,大学的叔叔基本上是不学习的,积极的参加学校各种活动就为了认识姑娘,当时的玩法是要到真实姓名然后回家搜人人网(那会儿叫校内),然后从校内网转到QQ再邀约(婶婶也是这样认识的)。

   有时候我很能理解你们的饥渴,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厦大的资源远远不够用,于是在那个没有PUA的年代,我拼命的泡各种厦门本地论坛,校外做兼职,搭讪等等。

   当然,一开始少不了打枪拒绝放鸽子,但很快就轻车熟路了。作为一只身高165的18岁小黄毛,虽然白领姐姐们不理我,但那潮潮的外形和厦大的名头对各种呵呵大学及服装店小太妹等还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这事儿要是放在呵呵大学估计会很励志,不过在我校这群“考砸了没上清华而抑郁”的群体中,你会发现发现大家都在深深的鄙视你。

    “哟,据说你跟你那个三本的女朋友分手了?”
    “看,这货居然跟中山路美特斯邦威的店员谈恋爱。”

“但是,那店员颜值高胸又大……”叔叔据理力争。
    “好嘛,那你就去跟她一起卖衣服吧。”

看出审美的差异了吧?关于校园把妹这块,只要我听到“穿潮一些”“看起来像高富帅”、“比别人更风趣幽默”之类的建议,这种东西适用于年龄小的、呵呵大学的、精神层次一般的姑娘,这叫外在的与众不同。

    我校那会儿大家会喜欢那种风云人物,获奖无数、知名度高、学霸等等,最好还是强势专业(比如经管)的。达不到风云也没关系,但你起码得优秀。

   只有颜值的艺术生和体育生被抛弃在了主流圈子之外,自己跟自己玩。

所以面对真正有价值的姑娘,你需要内在的与众不同。

    大一时,我虽然搞定了不少呵呵大学或社会上的姑娘,却难以交一个自己学校的女朋友。没错,当时的我,虽然做到了外在的与众不同,但本质和那些每天玩游戏,学习做事得过且过的同学没有区别。

    所以,十分感谢我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使得18岁的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而我的一些PUA同行们,先依靠洗剪吹的外形(普通的外在与众不同)教屌丝把厂妹赚了点钱,然后用这些钱把自己包装为富二代(高级的外在与众不同),再去把外围女小模特。分数是提升了,可惜精神还是那么贫瘠,怪不得不懂爱。

关于叔叔大学时赚钱泡妞创业那些事,可能有些兄弟已经看过《叔叔大学赚钱泡妞那点事》,就在咱们公众号菜单栏的左起第一栏中。本文主要叙述毕业后及PUA圈内的事情,在此就不赘述。

    因为在非学习领域还算比较优秀,在学校里算是小有名气的风云人物,每天泡在图书管里,有妞泡就发短信,没妞泡就看书(当然,不是学习的书),那几年的阅读量至今我还在受益。不过也因此在母校声名狼藉,直到现在,还有学弟慕名跑来学习。

    因为后来专泡厦大姑娘,赢得了同学们的肯定。大约是2009年,有个室友发我一个PDF叫《迷男方法》,说其中的把妹路数和我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看完后在百度键入了“the game”这串英文,一扇大门向我缓缓打开了……

当时的PUA论坛里还是一群以留学生为主的人(不像现在以屌丝为主),天天在翻译各种国外著作,我大概看了看,基本上了解了PUA行业的一些术语比如ASD、DHV等等,下载了几本翻译的电子书,也就不怎么上了。

    与高中形成了鲜明对比,四年综合测评我成了全系倒数第二,因挂科太多而延期毕业。11年末正好因创业失败而没事干(详见《大学赚钱泡妞那点事》),刻苦学习,终于搞定了所有学分。

   12年初,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在百度李毅吧写下了《叔叔教你护妹子》一文。这篇蛋疼之作在12年光棍节被百度放在了贴吧首页,我也因此而进入了PUA行业。

大约是12年4月,有个叫龙魂的学弟联系到了我,问我知不知道PUA。我隐隐约约想起了几年前看过的《迷男方法》,然后他就请我吃了一顿饭。

   吃饭时学弟告诉我,PUA这玩意在中国发展的已经很不错了,而他本人是福建PUA的负责人。现在要开福建省PUA峰会,想邀请我去讲两段。

   我想起了那些翻译国外PUA著作的人,再想想自己六级都没有通过的英文,顿时觉得高大上,所以就答应了。

那个峰会是在轮渡附近的一个会议室里,我刚进去,就看到了各种奇装异服杀马特,以及他们怀里富士康模样的妹子……

   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一群07年的叔叔,我的心里有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腾。我望了望学弟,这尼玛就是PUA大神?

    会后学弟和我聊过,他说这行大概是在一些爱贴图片的PUA进来后LOW掉的,毕竟教你半天女性分类不如贴张小黄图来的直爽,滥情的描述在屌丝们眼里是屌炸天的。在屌丝们的欢呼中完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现在与成功学,9158直播有着类似的用户。峰会后,学弟退出了PUA圈。

洗剪吹们果然不负期望,口齿不清、中心不明、惯例傻逼到厂妹专攻、冷读二逼到冷死众人。观众们昏昏欲睡。

    轮到叔叔了,毕竟实力相差太大,随口分享的几个小惯例小模型及案例,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讲完后,马上就有兄弟问叔叔你的课程多少钱。

开课?这玩意还能开课?喔原来我09年上PUA论坛那会儿这玩意还没产业化呢。

    回家后,我收到了峰会组织者啊Q的邀请,这货其实也算个洗剪吹,说是想邀请我来组建一个团队去开课。我想到那些洗剪吹都特么能开课赚钱,虽然我不做中小学补习了,但换个东西去教赚点零花钱也是蛮不错的。

    于是,我从百度李毅吧里获得了最初一批用户,啊Q卖课,我来讲课及做宣传,于是在毕业前,我制作了《屌丝逆袭计划》的前三期及《日在校园》课程,不贵加起来还不到一千块钱。当时我没怎么接触过PUA,加上那会儿自己也年轻,课程以校园把妹及短期关系为主。

    相比依靠外形的帅逼们,165身高的娃娃脸把妹那可都是真本事硬实力,《屌丝逆袭计划》成为了业内经典,特别是M3的扩展模型P5,将荷尔蒙的冲动扩展到了精神层面令人十年难忘的感受,直到现在还在广为流传。

    由于我的学习成绩及专业,找工作异常艰难,垃圾工作倒是好找,不过作为一只名校狗去小破公司实在是太掉价了。过了很久以后,可能是因为我在校学生会的红色背景及学校官方媒体的运营经验,我进了某听起来高大上的中央媒体。

    12年7月,我告别婶婶,踏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第一次坐进北京地铁时真怀疑自己到了巨人国,不过多年的经验早已让我习惯了身高差异。

    帝都的体制内十分苦逼,我开始的工资只有4200还是税前,到手只有三千多,房租就接近2000。在厦门让人风光无限的名校名头到了北京一文不值,随便一砖头就能砸死几个清华北大。

    刚进入一个新的城市,最先感觉到的就是资源的紧缺,于是我马上加入了厦大北京校友会。

    结果我发现在这里根本没法装逼,其中最高大上的是金融圈,每次聚会金融狗们都会谈论一些听不懂的名词。这群人都特么有着极为高端的教育背景,基本都是清北商科的硕士或是北美TOP20,刚毕业年薪就几十万(这年月其实知识还是能改变命运,不过得选对专业且读到极致)。投行这玩意名声非常好听,用他们的话说,“都赚这么多了傻逼才去创业”。

    而我就只能混一个自称“中央屌”的圈,这里的人都来自于听起来非常高大上的机关,神马国务院XX部、最高X、中X中央办公厅等等,但是你一问工资,呵呵。

    最关键的是,在这种地方,你看不到任何希望。看着大我十岁一个月6k的同事,那就是我的未来。

    这种工作背景在厂妹面前是可以装逼的,但在名校圈里,大家都知道你是穷逼。帝都这地方虽然多元,不过我个人接触的还是以名校众为主,在这个群体中,这种价值相当一般。

     像大一立志要搞定本校姑娘一样,我刚毕业时,立志一定要在长期关系方面搞定投行的姑娘。

     刚毕业的大学生是价值最低的群体,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中,没有展示面没有DHV?没关系,单纯依靠聊天与约会我依然创造出了《叔叔大战女邻居》《叔叔大战绿茶婊》《叔叔大战女高管》《叔叔草原战大蜜》等等经典案例。

    再说婶婶,她早已考上了厦门公务员(虽然是地方,但实际逼格比中央高),经济特区的公务员是特别适合女生干的工作:待遇一年十多万(对比下我们),半年产假,还特么朝九晚五……这个职业的姑娘在福建特别受土豪的欢迎,当时很多人都劝她跟我分手算了,你看叔叔这货,赚的少,长得挫,性格娘炮,还爱出轨,找不到任何男性身上的优点。

     “跟谁都别跟刘XX”,这是婶婶室友丢给她的原话。

    就在我的这种价值下,在这种舆论压力下,2012年末,婶婶答应了我的求婚,2013年4月2日,婶婶顶住了父母的反对,领证。

    我搞不懂她在图什么。

     说实在的,我现在遇到的太多姑娘在各方面都比婶婶强,比如现在这投行姑娘,人大硕士,老爸是某知名地产公司的高层,其他各种北大各种微软,草根阶层在中国所能达到的最高层次等等。
所以无论我走多远,我都不会离开婶婶,同时我也非常清楚,即使有一天我又变回原形,婶婶依然会和我在一起,对我而言,家永远是我最后的避风港,但你们的不一定是。

    让女人爱上成长前的你>爱上成长后的你>爱上造假价值的你。
    以上一个比一个难,所以现在PUA那套造假价值的东西是多么的废柴。

    你的女朋友会因为你忙于事业不陪她而嫌弃你,你的女朋友会因为你不给她买肾六而嫌弃你,你的女朋友会因为闺蜜说你不好而嫌弃你,你的女朋友会因为你跟别的姑娘发了暧昧微信而嫌弃你……总而言之,她并不爱你,她只是想拿你装逼。你对她而言只是个出气筒,或者暖水袋,或者钱包,亦或者三者的结合。

    知道PUA们为啥没有爱么,因为他们把“正妹”是为了拿她们装逼,他们装高富帅是为了让“正妹”拿他们装逼。

    2013年11月末,我以新锐PUA的身份参加了北京PUA峰会。当时很明显,12年峰会上还像是洗剪吹的新锐PUA,今年就像富二代了(赚到钱了然后在自己身上花了嘛);同理,那些13年和我一样的新锐PUA们当时还很像洗剪吹,但今年就像富二代了。

    就我一个看起来很正常。12年是,13年是,14年是,15年还是。喔喔,07年不是……

    峰会上我分享的“请教模型”等邀约惯例非常实用,最重要的是提出“在生活中,像个正常人一样,把正常的妹”的理念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当场又是各种掌声。

    新锐考核是夜店搭讪妞的数量,那是我这辈子第三次去夜店,本来我是打算回家的,不过有太多兄弟围着我,让我分享“在生活中把妹”的原理。甚至有个VIP学员大叔说,找叔叔做导师就是因为我不玩夜店。

    “那些观赏性的炫酷吊对我们来说没用,叔叔,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PUA。”

    当晚我放弃了比赛,第二天在其他新锐最多只有K-close的情况下,揭晓的冠军传说是一夜3T,太特么有观赏性了,完爆所有 人。可惜三个月后,传言该冠军在比赛时涉嫌造假,且其学员反映他“出了夜店就泡不到妞”“基本的表达沟通能力都没有”。

    13年峰会后,我的生意忽然一下子变得很好,毕竟,“出了夜店泡不到妞”和“除了夜店在哪都有妞”,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随着《叔叔大战女高管》等案例的发表,大家发现我的FR是如此的平易近人,既不像一些理论派根本拿不出实战案例只知意淫,也不像所谓的实战派的案例都是夜店陌陌,对象还都是小模特等等。

    关键是,在生活中,像个正常人一样,把正常的妹这个理念,通过峰会及一系列案例逐渐深入了人心,我也逐渐体会到了大叔所说“真正意义的PUA”的含义:这个行业在饥渴的荷尔蒙冲动下被引向了畸形,也最终会被更深刻的理念回归正途。

    2014年4月,我遇到了一个山东大学毕业的,现在做咨询的姑娘——她就是二婶。如果说婶婶是日久生情的平淡,那么二婶就是干柴烈火的激情。

    没多久我们就同居了,二婶搬到了我在西南四环18平米的出租屋里。那天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正好是这天,我和之前的合作伙伴啊Q终止了两年的合作。

    终止的还算很愉快,没有撕逼也没有孽徒,以至于许多现在的兄弟都不知道我和啊Q曾经是一起的。从事PUA这么久,除了拐弯抹角的互黑外,叔叔好像没和谁直接对掐过。其实有些事情,你在乎了你就觉得特别难受,当你不在乎的时候,真的   就不是个事儿。所谓成熟,就是你不再把一些小事当回事了,当你还在纠结约会谁买单、微信半小时不回、前女友两个月就有新欢还晒幸福的问题时,就不要怪姑娘说你图样。

    和啊Q合作那会儿,作为主导师的我只拿33%的股,但是无所谓的,大不了终止合作嘛,肚量问题。

    从此婶婶接过了卖课的重任,本来打算让二婶也参与此事,二婶还特地为此买了一部新的手机并注册了新的微信号。(关于二婶,点击公众号菜单栏中间的长期关系,过程很详细)

     二婶比婶婶高,与我一样的身高还喜欢穿10cm高跟,黑丝,眼影,屌丝喜欢的那种大蜜范。上图是一张马赛克的素颜照。因为这样,我经常带二婶出去装逼,去见那些在中科院的实验室里撸试管的大学同学们。

    真正把我推向神坛的,其实就是二婶。当时的语音公开课,那句“拿起你的爪机扫描公屏上的二维码,添加叔叔微信公众号uncleliuslove”是二婶口播的,最屌的一句是二婶会在最后口播“报名课程添加婶婶微信1277817748……”

    跟婶婶一样,我弄不懂二婶到底在图啥,就跟我这种已婚男士在一起浪费青春。每天早上她早起,都会送我一个morning kiss,晚上,我们一起在小区里散步,买荔枝,看电影……婶婶打电话过来了,她会静静的等待,末了问我,“你觉得婶婶会喜欢我吗”。

    想起她,我不禁让小秘书打开营销微信,那个微信去年是我在用,使劲往下翻翻了许多页,还是可以看到去年的这个时候,二婶和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现在我明白了,如果一个女人真的爱你,她绝不会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浪费青春,这和那些因为“合适”而在一起有着本质的不同。

    大学的那次补习机构的失败让我很想躲在体制内吃着火锅泡着妞幸福的终老一生,PUA确实让我赚了点钱,我把别人用来买豪车纪梵希的钱存了下来,酝酿更大的声音。

    我们那单位虽然待遇不咋样,但毕竟级别高,使得叔叔有机会接触许多新东西。当时高呼“传统媒体拥抱互联网”,成天请一些互联网大咖来跟大家交流沟通做讲座,比如《罗辑思维》创始团队曾经来过、腾讯的大佬们、百度的大佬们等等。

    听着讲座,领导们频频点头,点着点着他们就睡着了。不过,我应该是听懂了。

     互联网+这个概念在政府的倡导下现在已经十分火热,李克强总理不会没事跑到3W就为了喝点泡沫。移动互联网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在线时间的大大延长。以前你不开电脑就不在线,现在好了,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线。坏男孩最近做APP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PUA行业比以前更赚钱也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以前,你只有开电脑才能看到大神的文章,而现在你只需要朋友圈就可以看到小广告。

    互联网+的含义在我的理解下主要有两块:
   1、对传统行业的颠覆;
   2、吹牛逼变得成本很低。

     至于怎样颠覆传统行业,如果往大了说类似于嘀嘀打车、uber这的软件对于出租车及黑车行业的颠覆。当然咱们多数人玩不了大的,叔叔来跟大家举一个小方面的例子。

    有许多面授学员跑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弄清楚互联网+,比如一位开社区小超市的兄弟,该怎样提升他的营业额呢?

    传统的做法就是开启送货上门,挨家挨户发传单,晚上饿了打电话就给你送烟送零食。而互联网+的玩法是这样的:以送货上门为借口诱使居民加超市微信,然后晚上十点,超市发鸡腿鸭脖的朋友圈,满20元送货上门……

    你正饿的发晕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了图,你买不买,买不买,买不买?

    传统方式传单丢了就联系不到超市,新玩法加了微信就一劳永逸;传统方式只能被动的等人饿了接电话,新玩法主动在挨饿的时间发图诱惑你;传统方式的超市只有你家楼下的那间店,新玩法它还躺在你的手机中。

    当然这只是个小例子,足以让一个超市月盈利增加20%,体量大的生意更是如此。至于吹牛逼是什么,大家请看下图:


     京东的智能奶茶馆开业了,刘强东和奶茶MM出席了开业典礼。然后就不用做广告了,等着大家朋友圈转发吧。

    在过去,史玉柱得花巨资砸脑白金广告,但现在刘强东不用了,此事是个爆点大家会主动传播,再没有比朋友圈主动传播更便宜的广告了。

    至于什么雕爷牛腩、黄太吉、马佳佳等等,都是一个原理。虽然有人说他们的产品实在坑爹,但不得不说他们在吹牛逼这方面做得不错。

    这年月互联网创业你得把两点都做好:
    1、会吹牛逼,否则做不起来;
    2、产品可持续,否则牛逼吹不久。

    但是有的产品吹不了牛逼,典型的例子就是PUA。

    为啥,吹牛逼是建立大众主动传播的基础上的,而教男人把妹这玩意具有原罪,基本没人主动传播。

   别说这是“教男人谈恋爱”所以高大上,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教饥渴屌丝找个“女朋友”解决一下最基本的需求,跟成功学一样,说得好听是教你成功,明眼人都知道你那是在干嘛。

    成功学的规模不知比PUA大多少倍,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拿上台面,主流社会压根就不认可这种坑屌丝的生意模式,PUA更别想,never。

    所以坏男孩对外宣称是男性时尚网站,做了男人购APP号称是“男人用的蘑菇街”,好歹男性时尚是可以吹牛逼的,尼玛教屌丝把妹这事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吹牛逼。

    在信息泛滥的今天,不能吹牛逼的互联网项目天生就注定了不能成功。生意和事业有很多区别,我今天这里先写一条:生意最多只能赚钱,而事业可以让你名利双收。

     当然对于沉溺于低层次需求的屌丝来说,他们就只懂钱和大蜜,他们无法欣赏女人除了外形之外的魅力,他们也理解不了声望、精神、奉献及内涵。

    我于14年3月开始酝酿,14年8月在西安落实了一个新媒体项目,本来的打算是做成万合天宜那样好玩的东西,但由于自身的编导及创意能力不足,拍出来的微剧惨不忍睹。

     14年12月经过整改,该项目已沦为了传统的婚庆公司,现在由西安的合伙人全权负责,我觉得还不错毕竟我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每月进账五位数。

     合伙人的股份是我白送的,而且我觉得他会偷偷坑我一点,不过无所谓了,有利可图他才会拼命做事我才能躺着挣钱,如果我为了“正义”横加干涉,势必会导致合作的破裂。

     以前我总算觉得“吃亏是福”很傻逼,现在我懂了,吃亏真的是福。

     从事这么多年PUA教学,不得不说把不到妹的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斤斤计较,整日纠结在“回复慢”“买单”“联系频率”这类问题上,有时候不是方法问题,而是这种性格的男人本来就没什么人格魅力。

     为了能让自己有可持续的发展而不是骗骗饥渴屌丝就完事,我写了《叔叔大法—不是给屌丝上的》一文,在这个LOW爆了的受众群体中筛选着为数不多的有思考能力的人,事实证明这样的方式是卓有成效的,我们的学员与洗车店小弟KTV保安为主体的PUA受众有着明显的不同:

    有别的PUA大神说过“认识这些人没用,在他们眼里咱们也就是个教把妹的而已,出了夜店人家根本看不起咱。”

    对于没有人生只有把妹的人来说或许是这样,但我这里不是,对我们来说把妹只是在正常的生活中顺便的事,除泡妞外,我经常和学员讨论这类问题:



    十分感谢一些学员,我获得了许多学习及交流的机会:


    与传统的PUA们不同,在把妹方面,我是学员们的老师,在成为人生赢家的道路上,叔叔大法学员是彼此促进,互相帮助的良师益友。这与那些脑电波频率只有哔哔哔哔哔的豪华屌丝带小屌丝拍游艇展示面有着本质的不同。

    目前,我已接受厦大陕西校友会一位校友的邀请,加入她已经运营两年多的在西安的实体,并用互联网+的方式改造至北京。第一步是扩大在西安的规模,我大约8月会回到西安投入该项目的运营,不过,我并不赞同在西安就搞什么互联网+。

    该项目环保绿色,很适合在北京这种被雾霾逼疯的地方吹牛逼,但是在二三线城市不行。原因很简单:互联网+是一线城市的狂欢,只是这个圈子的人在自娱自乐。我刚提到的雕爷马佳佳,在北京很火,但很多兄弟估计从没听说过。

    西安的项目吹牛逼的结果就是,五道口早已流传着你的传说,而在钟楼,你依然默默无闻。

    选择这个已经运营两年的传统项目,就是因为它已经在西安有了一定根基,只要今年的试水成功,明年我将把它带回北京,届时,将有一个盛大的牛逼。

     在我专心的去做这些事的同时,相比几年前一个月4k2的我,价值得到了很大提升。我完全可以像别的PUA一样买豪车,穿纪梵希,坐头等舱,住五星级来把大蜜。

   但我并没有这么做,面授学员都知道,每次上课我基本都是硬卧,住的地方都是汉庭,科目二又挂了一次,依然住在北京14平的出租屋。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德艺双馨,刘叔叔。

     就是这样的条件,身高165cm,娃娃脸,与刚毕业时毫无二致表现价值,有人问我,这样怎么把妹啊。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达成了毕业时愿望,我搞定了一位交的税和我刚毕业时工资一样高的投行姑娘。类似于婶婶和二婶,我搞不懂她到底在图什么。


    真正的爱情,是两颗灵魂的吸引,而不是谁要拿谁装逼,谁要做谁的受气包暖水袋,和这样的正妹在一起很有面子,和这样的男友在一起很有面子。而仅仅是,单纯的欣赏及喜欢,即使与世俗相悖,即使没有结果,也在所不惜。

    华丽的外表会干扰对灵魂的欣赏,所以我们会发现牛人的妻子一点都不华丽。



    上面这些大佬的妻子颜值在屌丝眼里估计3分不到吧,屌丝永远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大佬会娶这样的女人。其实我一直很为屌丝及豪华版屌丝们悲哀:同样是活一生,世界却少了一个维度。

    同理,少了维度的屌丝也永远不可能搞定真正有价值的女人,不能理解灵魂的人,也必没有灵魂。

    或许你们觉得女人很物质,但你真的错了。物质的都是穷女屌或暴发户的女儿。我在北京接触过许多家里好几套房父母高干高知有着良好教养的女孩,她们真的一点都不物质,她们爱的,是一个能让她们仰视的崇高灵魂(屌丝听不懂吧)。

     所以,当你再问我为什么要坐硬卧住胡同时,我会告诉你:正如“大蜜”吸引饥渴屌丝一样,假冒的富二代外在也只能吸引来虚荣物质的女人。而我只愿和有意义的人发生灵魂接触,至于肉体接触那是顺便的事儿,虽然曾经我也沉迷其中,但现在早已不会刻意去追求。

     所以,我收获了好几场不为所图的爱情。

   我也收获了家庭。

    我还收获了事业

    有时候很感谢互联网,这玩意是唯一一个老男人会向年轻人跪舔的行业。我今年26岁,未来的路还很长,我将和世界各地的叔叔大法学员共同行进,有能力的,做一个伟大的人,能力弱的,做一个幸福的人。
    你还在把妹吗?
    有时候回头看着那些比我大几岁,依然沉浸在灯红酒绿中互相撕逼,每半个月一篇新的“真爱”的同行们,再回过头来想想      当年18岁小黄毛的自己,不禁感慨一句。
    人间正道是沧桑。


咨询具体情感问题请扫码添加导师微信uncle630
更多干货微信添加公众号“叔叔恋爱学”cashushu
添加微信uncle630获取价值198元《叔叔教你护妹子》电子书
报名课程添加婶婶微信1277817748

cashushu

关注"叔叔恋爱学"微信号

每天一篇恋爱干货

cashushu

关注"叔叔恋爱学"微信号

每天一篇恋爱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