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四个层次,你是最肤浅的那层吗?

访问:35988 时间:2017-01-06 09:24:49

  前段时间冯小刚有部片子《我不是潘金莲》,讲的是一位农村妇女,因为和丈夫假离婚却搞成真离婚,坚持上访了十多年的事儿。片子不怎么样,至少不如大家期待的好,不过,拍的倒是蛮真实。

  许多年前,婶婶于厦门基层某局做公务员,见识过各种各样无理取闹的案子,有些解决不了的就来了北京。而我恰好又在他们想要上达的天听——某副部级中央媒体工作。每年365天,台门口差不多有50天都有拉着横幅的上访群众。

  望着门口的武警,群众们不敢造次,看见我胸前飘扬的入台证,他们围了上来:

  “你是记者吧,我们这事儿准保你能弄个大新闻……”

  “不不,我不是记者……而且这种事情,我们媒体本身也要判断,如果帮您再说一遍,那我们也是要负责任的……”我说。

  “小伙子,我们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我上访了十多年,见得多了,北京的哪个部门我没去过?你们真正的大新闻不弄,成天播的那些东西,都too simple。我要见你们领导!”

  中国有句古话,叫闷声发大财,但我看群众们那样热情,什么都不说也不好,于是我比西方记者跑得还快,一溜烟不见了……

  抱歉跑题了,总之呢,10个来上访的差不多有10个都是无理取闹的刁民,就像《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女主一样,也许是由于他们不懂法,亦或许是他们就是想占便宜,总之他们希望上面使用公权力来替他完成一些非法的愿望(或许合情,但不合法),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你帮了他们你就违法了。

  讲真,如果真的有冤情,按照合理程序上访差不多都能成功(但就这点对于基层群众来说非常难),你也不想想,一个县长小小处级干部(很多还只是镇长、村长),怎可能关系通到北京,别说中央,就是一个记者都能分分钟灭你威风。

但由于“上访即正义”的舆论政治正确,有关部门还不能不搭理他们,这样就变相鼓励了他们,让他们感到被领导所重视,被基层所跪舔(只要真的上达了天听,基层干部的前途也就完了,熟悉体制的人都明白,原因无关对错,而是办事不利导致扩大矛盾你这官怎么当的下课下课……)。

  这样的待遇哪是底层屁民所能想象的,于是这便成了他们坚持上访十多年的动力。最后电影中女主的前夫死了,失去了上访的理由,领导再也不会重视她了,基层干部再也不用跪舔她了,她也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所以,这部戏虽然拍的不咋样,但是,很真实。

  那么叔叔,你今天的文章是想帮我们了解一下这部电影还是体制内的逸闻趣事?

  不不,我只是作为一个基层公务员的丈夫,一个媒体人,来告诉大家一些人生的经验。

  这样类似的事件在我国,现在正在发生……

  那么叔叔你讲这么多废话究竟想说明什么?

  好,主题来了,因为我发现,许多大V,许多知名影评人,对此片的解读,对女主十多年锲而不舍的告状的理由,竟然是因为——爱。

  爱?

  爱!

  他们说,女主饱含对前夫的爱,却被前夫欺骗导致由爱生恨,从此走上复仇之路,尽管被各级官员当成刁民,但依然要抗争,最终前夫意外身亡,女主一下子分不清对前夫究竟是爱还是恨,因此想到了死亡……

  尼玛人家一部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啥时候跟爱情扯上了关系。

  然后尼玛这样的影评还能获得一大堆赞……

  许多人说,现代中国人没有信仰。

  瞎扯,咱中国人信仰爱情。

  拜爱神教原始社会就有,那会儿叫生殖崇拜(fertile rites)。很快人类文明了,生殖这个词渐渐羞于说出口,亚当夏娃私处的无花果叶就被诗意为爱情。

  你去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在舞会里跳了半支舞就相爱了,在阳台上私会了几分钟就升华了,这么快就爱上的原因除了看脸我实在想不到其他,然后他们就在神父的支持下可以啪啪了——比小区门口的泰迪还要快。

  然而泰迪的种群中没有出过什么“莎士狗亚”,它们无力把这玩意诗意化成大段大段的台词。所以,咱们人类有的是资本妄自尊大,觉得泰迪是生殖是低俗是下贱,而咱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就是爱情是伟大的是神圣的。

  拜爱神教有完整的信仰体系,它宣扬的天堂,不在死后不在来世,而是在某个非诚勿扰的电视节目上,征婚网站上,以及微博上的各种晒恩爱的明星,邂逅相遇,一旦你获得“真爱”,哈来卤鸭,你就得救了。

  想要上天堂可没那么容易,这个教虽然没有《圣经》《古兰经》这样集大成的经典,但几乎世上每一部文学影视作品都在阐述它,每一个爱情故事都是它的经文,每一部电影都是它的传教片。

  不止一部经文告诉你,这个教是需要让你牺牲的,你牺牲的不够说明你爱的不够深。首先,经文告诉你一切门当户对都是爱的不够,我靠你们这帮俗人竟然计较门第房产户籍,还不赶快给神圣的爱情让路?

  于是乎,有人愿意为爱献出资产:

  资产算个啥,还有不止一部经文告诉你,为了爱情,献出生命都不算啥,只有去死,你才算是真爱,才能哈来卤鸭。匈牙利有个裴多菲,写下了一句著名的经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于是,这句经文马上就被教徒们奉为经典,为爱殉道的男女前赴后继。美国的数据显示,被谋杀的女性中,超过30%的人死于情人或者丈夫之手。情杀案远远高于其他类别的谋杀,这难道不让人深思吗?

  以及还有这样的: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


  尽管爱情教徒都非常自私,只关注自己的情绪体验,但现在全社会都信仰这玩意,而真正关乎人民、社会利益的东西大家根本视而不见,什么,利益?庸俗!你不知道爱情有多神圣吗?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人家都屏蔽你了,你还每天发一百条微信,这不是恐怖分子干的事儿吗?还要指天画地诅咒“天地合”,这是要启动核武器的节奏吗?比ISIS都恐怖,挑战全人类的底线。

  综上所述,爱情已经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邪教。

  我知道,看到这儿许多正在经受爱情的甜蜜或痛苦的人,会怒斥我根本不懂爱。然而,我亲爱的达瓦里氏,作为一个以谈恋爱为职业的人,我的经历只会比你更加丰富,作为一个INFP型的人,我的感受只会比你更加深刻。我经历这么多感受这么深只为了一个目的——让你能够掌握两性关系的本质规律,感受爱情的美好,体验爱情的苦涩,避免被爱情所吞噬。

  比如我之前在知乎答了个题怒斥失恋后的软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如果你没有自杀,那么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也许你们会说,没有受过伤的人,才会讥笑别人身上的伤痕。然而,我亲爱的达瓦里氏,你错了,我也吃五谷杂粮,我也会受伤,正因为我遍体鳞伤,才嘲笑你特么那么点小伤就叽叽歪歪。

  没错,二婶离开我时,我感到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三婶离开我时,我每天睡觉抱着她忘记带走的帽子然后内牛满面。我们明显比你爱的更纯粹——她们都知道我已婚,别说图什么物质图什么房产,连结果都不可图的超越世俗的爱情你说纯粹不纯粹;我相信我的爱比你更冲动,在你们斤斤计较一点点经济得失或者怕对方太快得手而不珍惜的时候,我与她俩均为一见钟情(二婶第一次见面上床,三婶第一次见面接吻);我相信我的爱比你更深刻,都是同居的像亲人一样爱人,每天朝夕相对,相拥而眠,白天,一起去超市购买做饭用的食材,夜晚,依偎在一起看着各种电影电视剧,凌晨, 在啪啪过后的酣畅淋漓中畅谈到深夜……

  相信有过失恋经历(尤其是长期同居失恋)的人对此都有所体会,那么,当时感觉整个被掏空的我,这种“掏空感”持续了多久呢?

  二婶大概三天,三婶大概五天。

  三五天?

  三五天。

  叔叔你爱的不够深吧。

  我知道你们会这么说。难受没错,我们都是人,当然都会难受,但我不认为你所谓的一年半载甚至再也走不出来就说明你爱得深,那只能说明你该吃药了。

  适当的悲哀可以表示感情的深切,过度的伤心却可以证明智慧的欠缺。

  然而正是这种“该吃药”的心理不健康,却往往被各种文艺作品大肆渲染。典型的比如廖一梅《恋爱的犀牛》以及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恋爱的犀牛》描述了一位名叫马路的男青年对女主明明一见钟情,从此再也难以自拔,廖一梅用其独有的华丽丽的台词将马路单相思时的心理活动描述的淋漓尽致。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则更是变态至极,作为一个成天拔屌就跑的渣,讲真我要是遇到这种女人我会感到毛骨悚然。一个少女在尚未发育时爱上了自己的邻居却因故搬家,然后就一直相思下去,多年后与邻居重逢,虽然邻居已经不认识她,但她依然和邻居上床并生下了邻居的孩子,最终孩子病死她也死了写下了这封长信——她从来没有和邻居怎样交流过,她甚至没有了解邻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然而她却把一生都献给了这位一见钟情的爱人,茨威格用女性的口吻将这种感受血淋淋的撒在了信纸上。

  我没有批判这些作品,没有任何这个意思,甚至我自己从高中时期就开始出产这种作品。我知道,通过这些作品,你们感受到了爱情的伟大,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爱情到底是否神圣是否伟大。

  爱情作为人类的情感之一,并不比亲情、友情的其他情感更为高级,而且爱情是一种个人体验,注意,是你个人的内心体验,你体验了,跟我没啥关系,跟隔壁老王没啥关系,跟太平洋对岸的美国人更没啥关系。

  你伟大吗?你神圣吗?不,你很渺小,渺小到这个世界离了你转速不会改变一丝一毫,你作为一个人已经很渺小了,你的个人利益只会更渺小,而你的个人情绪体验则更是渺小至极。而且讲真,无论你是单相思还是传统婚恋还是婚外情神马超越世俗的爱,这世上到处都是,你即便自杀了都不算什么稀罕事,像你这样自杀的每天一大堆,就算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样的变态在这世上都不算稀少。

  是的,爱情故事根本就是泛滥成灾。

  然而,艺术家把这些故事加工了,在茨威格把一颗颗淌着脓血的绝望心灵剖开给众人看时,从不是纯粹地为了展示而展示,他倾注了虽温柔的同情,最深刻的理解和最后的光明,字里行间充盈着爱与人性的力量,最黑暗的地方仍旧有最纯粹的爱情。

  于是你们哭了,你们鼓掌了,你们感同身受了,你们开始在自己的感情上对号入座了……

  发现了吧,伟大的不是爱情,而是这些作品,以及创作这些作品的艺术家。

  没错,你们小区门口的那两条泰迪,如果它们也像人类那样,擅长用文字或光影或声音艺术来表达自己的情感,那它们的爱情也可以同样伟大,可惜它们不会,所以它们就只是生殖。

  等等,你以为你就会?其实你也不会,你会写作吗?你懂导演吗?你会作曲吗?你会歌唱吗?哦天呐你都不会,那你跟它们有什么区别?

  所幸的是,作为你的同类,我会,如果我撞见了你们在小区……喔不,公园里谈恋爱,我感同身受,回家大笔一挥给你搞一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你说吼不吼蛙?

  发现了吧,你的爱情其实一文不值,伟大的是我以及我的作品。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爱情的美好,我只是帮爱情去神圣化而已。

  叔叔认为,爱情是美好的,但并不神圣,也并不伟大,它确实是一种美好的体验,我们可以为之付出,但并不应该为之牺牲,我们不应该以爱之名抛弃责任要死要活,更不应该以爱之名勒索他人买买买或啪啪啪。

  以爱为人生意义是变态的,为爱付出一切是扭曲的,门当户对与追求爱情并不矛盾,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只有想要打着爱情的旗号牟利的凤凰男女才认为这是矛盾的。

  我要的是爱情健康化,只有健康的恋爱才可能美好。

  叔叔泥垢了,就算我们的爱情只是生殖的诗意化,你也不要说出来啊,我的人生意义直接破灭了嘤嘤嘤嘤……

  不要伤心,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我只是觉得,你们理解的爱肤浅太肤浅了,然而我们是人啊,爱情是我们人类特有的,不是说把生殖诗意化就可以完事儿的,我们应该和小区门口的泰迪有着根本意义上的不同。

  就是说,只有泰迪玩不出来的东西,才算是爱情。

  那么,我们人类特有的爱情到底应该是什么呢?

  叔叔认为,爱是有以下四个层次的:

1、开心

  其实绝大多数爱情作品也就写到了这里,绝大多数老百姓对爱情的理解也就到此为止了。

  你有感觉了,你很开心,你很愿意和对方在一起,和对方在一起你很开心。

  《魂断蓝桥》开始男女主角在一起了,因为他们躲防空洞时的攀谈以及男主快速的求婚很开心;

  《初恋这件小事》女主暗恋多年最后蜕变发现男主也爱她,你看他们多开心;

  《怦然心动》讲早恋的,经过各种曲折,他们最后在一起了,你看他们多开心;

  三观不正搞婚外恋的《廊桥遗梦》,虽然最后没在一起,但他们搞在一起的时候,别提有多开心了……

  但是,如果有朝一日发生一些变故,导致你们不开心了,那你们之间脆弱的爱情也就完了。

  比如,之前我讲对丑恶的包容时,一个姑娘跟我说“她和男票多么恩爱,白天一起生活多么和谐,晚上一起生活多么大和谐,她说他们之间爱的很深,但她认为爱情是神圣的不容玷污,只要男票出轨哪怕是大保健,她一定会立刻分手。”

  我冷笑了一声:“由此可见,你们之间的爱情该是多么的脆弱……”

  男票出轨,她就不开心了,不开心就算了居然药丸?你们的爱情如此肤浅,当然也就吃枣药丸。

  利益、变故也能轻易冲垮你们的爱情——各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彩礼给不够的,房子不愿加名双方扯来扯去的,还少么?

  你觉得你的爱情很牛逼,是因为你还没遇到大变故或者大利益呢。

  当然老百姓一般也遇不到这些。

  刚才咱们说了,爱情并不比友情高到哪里去,其实友情这玩意跟爱情挺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给、或者向朋友借钱”、“不要和朋友合伙开公司”。

  这种话听过不少吧,你们不是关系很铁嘛,铁了半天还是敌不过利益。

  连利益都敌不过你还好意思说铁?

  你愿意每天都请你的一位“挚友”吃饭吗?理想中你是愿意的,但现实中你肯定不愿意,不是你请不起,而是你不开心这种永远你付出的关系。

  亲情也一样,听说过久病床前无孝子吗?

  爱情自然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你们以开心为基石的爱情,表面上看起来是那样的坚固,但实际上是那样的脆弱,我只消稍微给一点点力,就能立刻将其摧毁。

  如果有这样一位王子,他英俊潇洒、思想深刻、富有才学、剑术高明,他的父王勤于政事,母亲娴熟貌美,国家强大无比,人民安居乐业。王子生活的无忧无虑,爱上了一位大臣的女儿,大臣的女儿也很爱他,大臣也很愿意与王室结亲……

  王子与大臣女儿的爱情够美好吧,这样的联姻也都一定够坚固吧,现在你们看来一定是的。

  我一分钟就能给你毁咯。

  突然有一天,王子的叔父毒杀了国王,叔父做了国王,过了不到两个月就娶了王子的母亲(这算乱伦),所有朝臣全部倒向叔父,就连他爱的那个大臣女儿也被叔父操控来测试王子的忠诚……此时老国王的鬼魂告诉王子叔父的阴谋,并要王子为其报仇,拯救国家。

  没法开心了吧?无忧无虑的王子突然间失去了一切,就连最亲爱的母亲都嫁给了仇人,最爱的女孩儿变成了仇人的帮凶,他的生活已经全然被复仇及拯救国家占据,他再也无暇去爱,因此他对那个之前爱着的女孩恶语相向……

  王子再也无法开心起来,自然也就没法再爱了。

  这个故事就叫《哈姆雷特》。

  是的,这种爱情只是情绪,稍纵即逝的情绪。开心了就爱了,对别人开心了,很快又会忘掉之前的了,不会留下什么深刻的意义。哈姆雷特的母亲就是这样的:

  短短的一个月以前,她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送我那可怜的父亲下葬;她在送葬的时候所穿的那双鞋子还没有破旧,她就,她就——上帝啊!一头没有理性的畜生也要悲伤得长久一些——她就嫁给我的叔父,我的父亲的弟弟。

  搁在友情领域也是一样的,平时只知道和我们在一起瞎嗨的朋友,我们管他们叫“酒肉朋友”。

  同理,那些在一起很开心的情侣,也不过是“酒肉情侣”。

  这种关系根本无力经受一点点风浪,无力经受一点点利益的考验,开心的时候你觉得坚固的很,一旦不开心就会尸骨无存。

  你问我怎样的爱情才算是深刻?

  有一种说法, 说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P过C”。

  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回看我们的父辈,他们总有一些出生入死过的老战友,他们之间的友谊往往比我们这代人要坚固的多。

  俞敏洪、王强、徐小平就是朋友在一起做生意,有人采访问他们是否像《中国合伙人》中那样一边合作一边撕逼。

  他们给的答复是:撕的比电影里厉害多了。

  你觉得现在他们的友谊,比起你跟你的那些酒肉朋友,是不是强了太多?

  再看电影,比如《你的名字》,《泰坦尼克号》等等,短短两小时,就能让你感受到惊世骇俗的今生挚爱,你要知道,虽然时间短,但电影情节跌宕起伏,而且常常经历生死。

  明白了吧,想让关系深刻,你们得有相当丰富的共同经历,而且,最好是巨大利益协作、活着还是死去这种极为深刻的经历。

  当然老百姓根本就没见过这些,他们还是依然停留在“开心”阶段然后无病呻吟就好了。

2、信念

  有人说哈姆雷特优柔寡断有拖延症,整部戏哈姆雷特从来没有主动复仇的任何迹象,而是成天叨逼叨一堆哲学问题,直到最后自己生命将终,才被动的不得不复仇。我倒是很能理解他——整个故事中除霍拉旭外再无一人支持哈姆雷特,就连其从小长到大的发小也谄媚其叔父变成了监视他的工具,更别提他一向视为女神的母亲。从一开始,哈姆雷特其实就已经垮了,从一开始,哈姆雷特就是一个精神已经崩溃的人。

  如果这个时候,他的爱人奥菲莉亚,能够理解他,别说为他的复仇大计出谋划策,即便只是给他一些简单的情感支持,这个悲剧就不会发生。

  然而,奥菲莉亚只是一个很平凡的柔弱女子,她很美,然而她太柔弱,她根本就不具备与她的爱人共同承担这一切的能力。

  柔弱的女人,对爱情的理解也就只能止步于开心这一个层次。

  有一段哈姆雷特对她十分凶恶,许多读者对此颇为不满,认为他伤了她的心导致她最后自杀:

  我也知道你们会怎样涂脂抹粉;上帝给了你们一张脸,你们又替自己另外造了一张。你们烟视媚行,淫声浪气,替上帝造下的生物乱取名字,卖弄你们不懂事的风骚。算了吧,我再也不敢领教了;它已经使我发了狂。我说,我们以后再不要结什么婚了。

  奥菲莉亚是哈姆雷特对母亲的投射,母亲在某种意义上与奥菲莉亚是相似的,母亲在父亲死后情绪化的哭哭啼啼,又因为叔父哄得开心在短短两个月又嫁了叔父,奥菲莉亚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女人呢?但我觉得哈姆雷特说的没错,对爱的理解就是开心的女人,在这种能够接触到大是大非的阶层,确实是极其不稳定的。

  因此,能够接触到大是大非或巨大利益的男人们,最好不要像王宝强一样娶个花瓶然后一切都自己扛,你得找个肩膀硬的,格局和你在一个位面的女人,不然,你很难保证你在众叛亲离时不像哈姆雷特一样精神崩溃。

  脆弱的,你的名字就是女人;

  逞强啊,你的名字就是男人。

  不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倒是比哈姆雷特与奥菲莉亚坚固得多,虽然他俩相爱的起因就像小区门口的泰迪一样肤浅,但家族的世仇逼使两人无法结合,两人为了结合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甚至不惜假死乃至最后真死。正是他们两家的世仇,让两人有了坚定的信念。

  所以,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间的爱情比起《初恋这件小事》要深刻的多,他们达到了第二等级,而大多数爱情还停留在第一等级。

  在《射雕英雄传》中其实也一样,一开始黄蓉并没有什么人生观——其父是个痴情的老情种,老婆死后并没有在三观塑造上给黄蓉多大帮助,我觉得他老婆地下有知肯定会不高兴的,你以为养大了再教点三脚猫武功就算尽到了父亲的责任?

  黄药师压根就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黄蓉一开始与郭靖只是觉得他很老实很好玩,此时仍是比较肤浅的爱情,然而,郭靖从小从江南七怪、丘处机那里学到了一整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三观,这套三观对黄蓉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可以说这套三观成为了二人共同的信念,甚至影响到了上一代的黄药师以及下一代的杨过,甚至影响到了百年后的张无忌。在这个共同信念的指导下,郭靖黄蓉出生入死,最终在倚天屠龙开篇描述两人在襄阳城破身死——你说这二人的爱情深刻不深刻?

  莎士比亚另一作品《麦克白》中,麦克白与麦克白夫人的爱情也远比哈姆雷特与奥菲莉亚那种传统王子公主要深刻的多。麦克白是苏格兰英雄,被女巫蛊惑想要杀掉国王篡位,然而一开始也不过是想想而已,根本不敢行动。如果麦克白夫人是一个类似奥菲莉亚的柔弱女人,那这出悲剧也不会发生,然而麦克白夫人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她不仅鼓励麦克白,甚至直接参与了对国王的谋杀。

  来,注视着人类恶念的魔鬼们!解除我的女性的柔弱,用最凶恶的残忍自顶至踵贯注在我的全身;凝结我的血液,不要让怜悯钻进我的心头,不要让天性中的恻隐摇动我的狠毒的决意!来,你们这些杀人的助手,你们无形的躯体散满在空间,到处找寻为非作恶的机会,进入我的妇人的胸中,把我的乳水当作胆汁吧!

  你看,这样的女人多给力,我硬了。

  尽管他们是在作恶,但咱们这里谈的是爱情,与正邪无关。他们怀有着共同的无耻信念,一起把他们罪恶的爱情升华到了地狱。

3、同盟

  不是说一起攒钱买个房就算同盟的,能够到这点,必然得经历大是大非,必然得结合为巨大利益,一般老百姓是不可能理解到这个量级的,只有政治家、财阀、以及思想家才可能达到这个水平。

  除了《倚天》中描述郭靖黄蓉最终身死襄阳城算是达到了这个等级外,还有一部美剧作品也能达到这个等级:

  你问我《纸牌屋》中究竟有什么大是大非?好吧,他们要问鼎白宫,他们要当美国总统及第一夫人,通过一系列手段,第二集末尾他们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正因为这种大是大非,他们的三观注定与常人相异。

  在之前的戏中,男主有一个记者情人,女主和一个艺术家约P,这种事儿放在一般家庭早就天翻地覆了。为什么他们熟视无睹?

  其实很简单,这个家庭得以存在的基础和一般家庭不一样,就好像他们的爱情也和一般人不一样。他们的爱情独特在灵魂相契,而他们家庭的基础,一则源于这种爱情,二则源于强大的利益同盟。可以说,不管是男主还是女主,基本不可能再找到任何一个人满足以上两点(感情+利益),所以他们的婚姻非常稳固。至于约P,不过是一些小游戏罢了,毕竟人都有本能——但这些却能轻易瓦解一般家庭,而这些人的一开始如火如荼的爱情,在多年的柴米油盐中变成荷尔蒙多巴胺燃烧过后的荒漠,即便长满名为“亲情”的绿植,却总是难以抵挡大火的再一次来袭(也就是咱们所谓的开心)。相比之下,纸牌屋情比金坚。

  因为人家爱的层次就在“开心”之上,那些只能达到“开心”的其他爱情,面对这种更深刻的爱,只能无地自容。

觉得出轨就出了天大事儿的,那是因为你的人生还没经历过什么事儿。

  有人说,女主和艺术家之间才是真正的爱情(类似廊桥遗梦),她与男主之间只是利益上的伙伴而已,根本不是爱。

  你要知道,每个人对真爱的定义都不同,跟出身、智识水平、眼界、人生经历……都有分不开的关系 。

  正在阅读本文的人们,你同居过吗?你约P过吗?你有过婚外情吗?

  我19岁就和已婚女性玩过廊桥遗梦了,当时年少无知,也觉得那是今生挚爱,后来玩的多了,就越来越觉得这种肤浅的玩意怎么可能是今生挚爱。

  你玩过吗?你连婚都没结,甚至连同居经验搞不好都没有吧?你的一切对爱的理解,都来自于文艺作品、鸡汤散文、知乎微博吧。

  地狱中的孽火在这些中年妇人的骨髓里煽起的蠢动怎么会是真爱?在汗臭垢腻的猪圈里赤裸着污秽的身体调情怎么会是真爱?欲火焚身的少妇给我的那几个恶臭的吻怎么会是真爱?她们罪恶的手指碰触我稚嫩白皙的颈项怎么会是真爱?她们下流的乳房强奸了19岁的我那情窦初开的灵魂怎么会是真爱?

  但我并没有否定爱情,因为我发现,有另一种更为深刻的东西存在。

  而大多数人这辈子能玩一场廊桥遗梦就很不错了,甚至连玩都不敢玩,或者压根碰不上,只敢在电影里意淫一下罢了,所以他们觉得这玩意是真爱。

  婚姻的纽带,不是孩子,不是金钱,而是关于精神的共同成长,在最无助和软弱时候,有他(她)托起你的下巴,扳直你的脊梁,令你坚强,并陪伴你左右,共同承受命运。那时候,你们之间除了爱,还有肝胆相照的义气,不离不弃的默契,以及铭心刻骨的恩情。

  然而,大多数老百姓哪里来的什么精神的共同成长,在他们眼里就是爱我就多洗锅,爱我就买买买。偶尔买个包就能给他们糜烂的物质生活增添一点奢华保证,偶尔旅个游能够给他们贫瘠的文化生活增添一些异国情调,偶尔做个大保健能够给他们乏味的婚姻生活增添一点别样风趣……终于,那位开着凯迪拉克的英俊青年来了,跟她们玩了场廊桥遗梦,于是,她们觉得这玩意就是今生挚爱……

  开着凯迪拉克的青年笑了。他写下了一篇文章,来告诉你们一些恋爱的经验。

4、羁绊

  这个算是理想化出来的阶段了。不过,我跟许多理想主义者的区别在于他们惨白的人生阅历及笨拙的思维能力决定了他们理想出来的爱情只能是王子公主亲亲我我,双方彼此都是忠贞不渝……啊,多么美好。是啊美好,这不过是脱离了现实脱离了丑恶脱离了人民群众的做梦而已,只消叫王子他叔干掉王子他爸就可以分分钟毁灭那种爱情,甚至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等待20年,他们的爱情圣火自然会在枯燥乏味的生活中几近燃尽,都不需要开着凯迪拉克的英俊青年前来就能自行破碎。

  然而高层次的爱情,即便开着凯迪拉克的青年出现,也是碾不碎的。

  理想主义者天天拿基督教婚礼中的誓言说事儿,殊不知就他们那种可笑的、肤浅的爱情是最难经受考验的。西方人比较理想主义,还是我国劳动人民比较现实,知道“大难临头各自飞”。

  其实,只有经历过各种“大难”的爱情,才能真正遵守基督教婚礼的那套誓言。

  不扯废话,刚才咱不是说上面那个层次涉及大是大非的同盟嘛,那么这一层,即便两人在大是大非中的立场是敌对的,爱情也依然能够存在。

  裴多菲曾经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可见裴多菲认为如果立场敌对(自由故),那么爱情也将不复存在。

  然而叔叔认为,如果两人的深度达到这一层次,即便为了自由故,爱情依然可以存在。两人得有着很高的觉悟,发自内心的明白“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当然,能达到这个等级,两人的共同经历可想而知。

  不过,总有一些人喜欢自我感动自我伟大,他们可能连正常的恋爱都没有谈过,就可以把自己感动了,然后在我这种描写现实残酷、描写爱情真相的文章下面撕逼,然后再整点爱情宣言自我陶醉。

  他们会认为我这玩意是对真善美的亵渎,他们不愿承认世界上还有假恶丑,他们不能理解不包含假恶丑的爱情就不完整会很脆弱,任何一粒一定会出现的灰尘就会将其毁灭。

  有时候有人去告诉他们真相,希望他可以理智客观看待两性关系,希望他去思考,他还骂你,结果他们的每一段感情都乱七八糟,痛苦不已。

  然而他们依然对“爱情”抱有幻想和希望,他们认为他们是这个丑恶的世界中仅存的那束光。其实,他们根本没有勇气来承认这个残酷的世界,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平庸与无能。

  你以为跟你在一起就是爱你?更可能是想欺负你老实,不想做老实人戴绿帽,就来听叔叔的公开课吧。



咨询具体情感问题请扫码添加导师微信uncle630
更多干货微信添加公众号“叔叔恋爱学”cashushu
添加微信uncle630获取价值198元《叔叔教你护妹子》电子书
报名课程添加婶婶微信1277817748

cashushu

关注"叔叔恋爱学"微信号

每天一篇恋爱干货

cashushu

关注"叔叔恋爱学"微信号

每天一篇恋爱干货